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,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,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,特別提出聲明。
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

苦苓6問李佳芬!預言世人追憶「當年那對夫妻有多恐怖…」

  • A-
  • A
  • A+

政治中心/綜合報導

韓國瑜在失業期間買7200萬南港第一豪宅,引發各界熱議。作家苦苓日前數度在臉書拋出10問,質疑韓國瑜,不過14日苦苓又把矛頭指向韓國瑜妻子李佳芬,直言「一直忍著不問你的,但是你實在太不像話了」!甚至預言未來世人提起韓國瑜及李佳芬,會說「你都不知道當年那對夫妻有多恐怖…」!

▲苦苓、李佳芬(組合圖,資料畫面)

以下為苦苓臉書全文:

《李佳芬給問嗎?》

1.你一定覺得自己只是總統候選人的配偶,為什麼要被公開質疑,那是因為你的所作所為已經超過自己的權限、甚至超過眾人所能忍耐的極限,所以我才不得不質問你、你一點都不委屈好嗎?

2.你說「學校教母語是浪費資源」、還說「老師教母語都是騙人的」,你以為會講什麼話就能教那種話嗎?那麼所有會講台語的人都可以去學校教台語囉?所有會講英語的人都可以去維多利亞雙語學校任教囉?當然不是這樣!所以母語也一樣需要你認為是「騙人」的那些老師,根據專家編訂的教材,配合各種學習、問答、演説或戲劇活動,才能完整正確的把母語教好。要不然我問你:台語的長頸鹿怎麼說?企鵝怎麼說?「東西仔」是怎麼來的?「報馬仔」又是什麼意思? …我還可以問幾一百個你都答不出來的問題,你還覺得自己這個做媽媽的有資格教母語嗎?如果有的話,你的女兒韓冰為什麼台語說的「離離落落」(噢對了,請你這個媽媽順便寫一下這四個字的正確寫法)呢?那不就是因為她沒有機會在學校學母語嗎?還是說還是說,會不會你覺得只有英語重要、母語根本沒關係呢?你的老公韓國瑜在擔任客家同鄉會長時,還說自己創辦維多利亞雙語學校,會大力推展客家語教學,是他在說謊騙人、還是你在打他的耳光呢?

3.你說「如果有人教不起學貸,一定是有難言之隱,政府就把它吃了吧!」借了錢竟然可以不還,還不用說明原因,你覺得這樣對老老實實還錢的學生公平嗎?你覺得這樣不是把政府當「盤仔」嗎?那我可不可以說:「維多利亞雙語學校的學生如果繳不起學費,一定是有難言之隱,李佳芬你就把它吃了吧!」?我又可不可以說:「我的房屋貸款繳不起了,我有難言之隱(很可能是我玩股票賠光了、或是到酒店花天酒地用光了,這當然都是難言之隱),那就請銀行就把它吃了吧!」?你當然不會這麼無知,你這麼說只是故意要引起大學生的注意、「假裝」你好像是關心年輕人的,想要喚回韓國瑜一直得不到的年輕人票票,不是嗎?可惜你太躁進了,韓國瑜提出學貸免利息,因為政府一年只要再補貼13億,其實是有討論空間的,也真的會讓繳學貸的人實際受惠,這是一個很好的得分機會!卻被你出來完全搞混了主題、模糊了焦點,害你老公功虧一簣,你看!這就是為什麼叫你不要「夫人干政」——你或許養了他十幾年,你或許不一定看得起他,但是不要忘了:選總統的人不是你,是他。

4.你更加驚世駭俗的說:「為什麼小學六年級要教孩子性高潮?小學三年級的孩子老師要教他如何肛教?」事實上,全台灣都沒有這樣的教材、更沒有這樣的教師,你難道不知道嗎?難道是被蒙蔽了嗎?不是的!你借這個話題,再牽拖到三年前高雄林老師教小學生戴保險套的事(但他也絕對沒有教肛交或是性高潮),為什麼要無中生有、轉播謠言?因為這都是當年反同婚、反性教育的那群所謂愛家聯盟的人,故意編造出來的假消息,你心裡明白得很不是嗎?你這麼做,只是為了要喚起這些人、鼓動他們當年「反同婚」失敗的不滿、能夠把票投給韓國瑜、達到「下架小英」的目的。你為了打贏選戰,不惜犧牲自己「教育家」(我認識那麼多了不起的作家,沒有人敢自稱文學家,也從來沒見過自稱醫學家的醫生、自稱藝術家的藝術工作者)的形象、不惜造謠恐嚇全國的家長、不惜破壞所有老師的形象、更不惜站在時代潮流、性別平權的對立面,你這樣算不算「用心歹毒」呢?

5.你又說「住過雲林的人,都知道那種被看不起的心情有多苦」——原來你在雲林辦貴族學校、廉價買台糖土地、開建設公司蓋豪宅、當縣議員為民服務…都是在這種被看不起的痛苦中度過,這麼多年來,真是太委屈你了!可是絕大多數,應該是除了你以外全部的、過得多半不如你的雲林人,沒有一個說他們覺得被看不起耶!雲林沒有水、沒有電嗎?兩條高速公路沒有經過嗎?明明搭乘的人數那麼少、高鐵還賠錢來設站不是嗎?雲林哪一項地方建設中央政府不肯撥款來協助?全台灣到底誰講過一句侮辱雲林人的話?從頭到尾好像也只有你李佳芬一個人吧?正在美國選總統的楊安潔是雲林人,財經專家謝金河是雲林人,設計大師吳季剛是雲林人,交通部長林佳龍是雲林人,「台灣阿嬤」陳樹菊也是雲林人…有這麼多讓人引以為榮的同鄉,你為什麼還覺得雲林人被人看不起、很可恥呢?怎麼我聽到的都是「我是雲林人,我驕傲!」呢?難道你是活在另一個不同的平行時空嗎?其實大家都忽略了你後面說的:「在我們這麼赤貧(當然要扣除你的家族不算)的縣市,要選出一個總統是不容易的。」——啊我知道了,說了半天你寧願自我侮辱、自居下流、拉所有的雲林人下水,只是為了希望你老公選上總統,真是用心良苦呀!可是一個縣市如果像你說的,如果沒有出過總統就會被人看不起,那以後是否規定總統由22個縣市的代表輪流做呢?而且韓國瑜也不是雲林人耶,下次你要不要自己親自出馬來選總統、為雲林人「洗刷恥辱」?我的朋友去雲林,都覺得雲林的風景美麗、人文薈萃,尤其是人情味十足,回來之後也都讚不絕口,為什麼你會說雲林人都被看不起呢?原來是學的是你老公韓國瑜那一套,不是說高雄「又老又窮」、誓言要市民「發大財」,結果領了2700百多萬補助款就「酸」了,去「酸腫痛」了。你們不愧是夫妻,原來你這一招「自我羞辱法」是跟老公學的,真的是得到他的精髓!

我只能說你們這對「驚世夫妻」真的是絕配,在台灣政治史上也是空前絕後,就算最後終於還是會落選,你的好夢灰飛煙滅(沒辦法 阻止老師教母語、沒辦法讓政府吃掉學貸、沒辦法阻止小學生肛交和性高潮、沒辦法不讓雲林人繼續丟臉),但是相信就算很多年以後,還是會有人提起:「你都不知道當年那對夫妻有多恐怖…」津津樂道,名垂千古,也不枉你打過這場「台灣史上最骯髒的選戰」,這樣你有覺得比較安慰嗎?

6.你說過最感人的話,就是「我就不相信光明面,不能夠戰勝黑暗面。」說的真好!也說的真對!只是你好像沒有發現:你們兩位和那一堆無知盲從的韓粉,其實是站在黑暗面的(詛咒謾罵、暴力恐嚇、威脅人家兒女的性命、造照人家媽媽過世的消息…這還不夠黑暗嗎?而你從沒有譴責過他們、反而和他們緊緊的抱團暖),至少你這個願望是會被實踐的:黑暗面終將失敗、你心裡也很明白不是嗎?
 

 

關鍵字:
追蹤三立新聞網 :
大數據推薦
熱銷商品
讀者留言